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七十六期】87年上海历史上第

手球资讯 2019-01-06 23:25:32
网址:http://www.beewind.net
网站:贵州快3

  

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七十六期】87年上海历史上第1次银行劫案:于双戈持枪杀人女友拼死包庇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06讲)

  于双戈养父:他什么都不会跟我们说的,怕连累我们。我们不是不想和你们合作,实在是什么都不知道。他只会对他的朋友们说。 这是改革开放以后,大上海的第一起银行抢劫案。歹徒手持2支手枪,打死1名银行职员。这还是上海历史上,第一次电视直播的法院庭审。结果不说办砸了,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。听萨沙说一说吧。 于双戈养母:他自己犯了死罪,或早或迟都会被抓住。你这么年轻,没必要毁了自己。听我的,我们一起去。 蒋佩玲:他没跟我说要去哪里。不过,他在外地有3家亲戚,山东老家有一些老亲戚;广州有个远房姨夫;宁波有个姑妈,我们还去过她家。 那个年代,中国管理松懈,到处都有。一些工厂的行政干部,都可以合法配枪。 就在警方焦急万分的时候,万幸的是,11月23日,突然有个小白脸走进了宁波于双戈的姑妈家。 一时间,很多上海小伙子被蒋佩玲打动,出现一句顺口溜“讨老婆要讨蒋佩玲,交朋友要交徐根宝”。 当天下午5点多,乘务员发现这间房门打开着。进入一看,发现保险柜被撬开,里面2支54式手枪、1支64式手枪和近300发子弹全部丢失。 ”而徐根宝也表示:我认罪伏法,判我多少年我都认了。当时就是认为于双戈小时候对我很好,我不能出卖朋友,不然就是狼心狗肺。 徐根宝:他告诉我的。11月13日,于双戈突然来到我家。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没有什么秘密。他进门就说“根宝哥,我干了件大事”随后不等我说线支手枪。我大吃一惊“你不是去做售票员了吗?怎么还有这玩意?哪里搞来的?”于双戈说“偷的!我混到茂新号轮船上,从乘警室里面偷的”我顿时紧张了“你想干嘛?你这么搞,要坐牢的!”于双戈说“那有什么办法!我现在欠了一屁股债,明年还要和玲玲结婚,哪里有钱。我没别的本事,只能去抢!” 更奇怪的是,小白脸怎么知道,他一定能叫开储蓄所的后门呢?如果叫不开,他又怎么抢呢? 根据现场勘查,歹徒对于轮船非常熟悉。他先是躲藏在隔壁的船舱长达1个小时,等待这几个舱室的人都走光。随后,歹徒相当从容的撬开乘警室的门,又撬开保险柜,将3支手枪和大量子弹席卷一空。 被查出来以后,于双戈被调离公安队伍,分配去上海市公交公司第二分公司担任75路车队售票员。 中午休息的时候,储蓄所前面的卷帘门是关死的,还有铁窗拦截,无论什么人都进不去。 见小白脸走出储蓄所,刘强也没有多想。储蓄所打开门做生意,什么样的怪人没见过。 徐根宝:我也想过报警,就是实在狠不下心。于双戈不是坏人,只是一时糊涂。你们知道吗?他以前真的很善良。我小时候父母就双亡,就跟着奶奶过。家里穷,奶奶年龄大,我经常没饭吃,中午上学就饿肚子。那时候,于双戈和我一起上学,他经常把自己的饭分给我吃,宁可自己也饿肚子。就为这件事,我真没法去检举他。我是不会出卖他的。坐牢也好,就算是还他以前的那么多顿饭。 1987年11月16日,上海市虹口区大连西路562号。这里今天是上海外国语大学的虹口校区,562号则是工商银行的一个储蓄所(上海分行虹口区办事处)。 对此,徐根宝这么解释的:那还不是于双戈讲义气。荣新号的乘警长和他的关系挺不错。他本来是去荣新号上偷枪的,结果发现这个乘警长还在船上,就放弃了。于双戈说“如果丢了枪,乘警长肯定要被开除的!我在荣新号上这几年,乘警长对我还算不错,我不能害他。做人不能这么不知好歹!所以,我去了茂新号偷枪。 这边,于双戈看到远处有两个男人走过来,腰很直,很像是公安。于双戈用力拉蒋佩玲,但她的脚扭了,一时站不起来。 当年这种轮船上,也设有警察,配有。轮船的保卫并不严密,所谓的保险柜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上锁文件柜而已。 根据于双戈所在的车队反应,这小子工作态度很不好,曾经多次和乘客吵架。如果这不是在上海,恐怕于双戈早就和乘客打了几十架了。 正在点钱的女职员朱亚娣闻到烟味,抬头对小伙子说:同志,储蓄所里面不许抽烟,你要抽去外面。 清点完毕,上午存款一共是8000元。这笔钱对银行来说,算是芝麻绿豆,对于小储蓄所来说也不错了。毕竟87年人均年工资不过1500元。 奇怪的是,于双戈一直是在荣新号上做乘警,对这里环境特别熟悉,为什么去另一艘轮船茂新号上偷枪? 于双戈却说:自首也是死路一条。不如我和玲玲逃出去。如果能逃走就算赚了。逃不出去,我们一起自杀。 于双戈的养父介绍案发16日前3天,也就是失窃案之后,儿子已经不知去向,没回家也没有上班。 判决徐根宝犯包庇罪,判处有期徒刑四年,犯私藏、弹药罪,判处有期徒刑两年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; 803刑警反复询问于双戈的养父母,后者确实不知道。于双戈的养父是个忠厚的老工人,表示会配合警方抓捕杀了人的儿子。 刘强先将现钞迅速锁入保险柜,然后隔着铁窗说:同志,我们中午休息要关门了。你有什么事,下午1点再来。 朱亚娣二十多岁,已经是一个母亲,女儿才3岁。傍边的男职员叫做刘强,是,身高1米8几,体格健壮。 有一家卖香烟的老板回忆:其中一个小伙子,我见过几次,都是来买香烟。他好像就住在附近不远,很可能是外国语大学的人。 再多申明一点: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,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,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 根据于双戈养父的介绍,803锁定了一个对象,于双戈好友徐根宝(不是申花队主教练)。 便衣民警觉得太奇怪了。这个女孩和于双戈养母一起来派出所,似乎是要提供什么情况,却不进来。 小伙子是上海人口中的小白脸,五官长得很好,脸上皮肤非常细腻,能够超过大部分女人。 于双戈见状,灵机一动,假装同意:好!我去自首,不连累你们。这样,我去准备一些日用品,马上去坐牢。 803请见过这个小伙子的邻居帮忙,对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存档照片全部辨认过一次。 原标题: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七十六期】87年上海历史上第1次银行劫案:于双戈持枪杀人、女友拼死包庇(你 徐根宝:我说“持枪抢劫,要掉脑袋的。你怎么这么糊涂?也不跟我商量一下!我不是吓唬你,你快想办法把枪还回去!”于双戈说“这都搞出来了,还怎么还!难道去自投罗网吗?”徐根宝“那你丢在公安局门口。哪怕丢到黄浦江也行,总之不能拿去犯罪!不然肯定要枪毙的,你才24岁,不值得” 我就说“我跟你一起走”随后,我向大姐借了200元,准备用在路上花。于双戈说自己什么都没带,想要回家去拿些行李。谁知道刚回去,就被他的养父抓住了。803刑警:你真是糊涂啊。你这是包庇罪。我们现在问你,于双戈还有什么亲戚,他可能逃到哪里去? 根据蒋佩玲的交代,803刑警分析了一下,认为于双戈逃到亲戚家的可能性很大。 不得已,803只得告诉他“我们已经锁定了于双戈,证据确凿。你说不说都一样”。 王老师:我有个情况要反应,不知道有没有用处。案发前,我和张老师路过储蓄所,看到有个小白脸走出来拿出钥匙,似乎要打开门口停着的自行车。后来小白脸又把车子锁上,步行走到小巷子里。这家伙很英俊,就是那种奶油小生。我当时还和张老师开玩笑“你那身肌肉过时了。现在上海女孩都喜欢这种小白脸!”案发后第二天,我去储蓄所门口看热闹,发现那辆自行车还在。后来你们说歹徒是个小白脸,我想会不会就是这个人。 蒋佩玲服刑期间,大量小伙写信给她求爱,不乏富裕的商人和当时的社会名流。其中有个体户愿意给10万元礼金(80年代末),只要蒋佩玲愿意嫁给他。 小白脸不敢拿车,转头朝着另一个方向逃去。随后,他将手枪藏入口袋,从侧门进入了上海外国语大学,混入人群中不知去向。 803刑警:什么?不会吧。他售票员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块,输了1万?他哪儿来的钱输? 车主:于双戈,是个售票员,以前做过海运公安局的乘警。怎么回事?出什么事了? 803刑警:那他靠什么来还?现在上海人结个婚,大办一场喜事加装修新房也不过1000元。 歹徒曾经在轮船上的乘警室里面偷走了3支手枪,手法非常娴熟,显然对环境是很熟悉的。 其实,那两个男人根本不是公安,而是浦口军营的军人。这次是来于双戈的领居家,给一个军嫂送东西。 徐根宝本来就是于双戈的邻居,也住在老旧的虹镇老街,现在则搬家到南市区方浜路(陈士安桥)附近。 万一于双戈聪明一些,根本不去亲戚家,那么803岂不是白等?诺大的中国,当年又没有天网系统,到哪里找他去? 此次歹徒却从容的抢银行,在现场逗留了很久。而且,歹徒抢劫的时候,恰恰是刘强不在,只有朱亚娣一个人在的空挡,让人狐疑。 徐根宝:于双戈开始不同意“枪毙我也认了。你也知道,我这1万赌债,都是向哥几个借的!我不能不讲义气,赖账是下三滥干的事。钱要是还不出,丢这么大的脸,我还不如死了。你别管我” 抽烟不是为了消磨时间,而是掩饰紧张的心情。点烟的时候,小伙子的双手都在发抖,点了很久才点燃。 蒋佩玲并没有理睬。因为表现良好,蒋佩玲被提前释放。出狱后,蒋佩玲找了个老实的男人,安静的过起了日子。 于双戈养父:我这个儿子,其他本事没有,就是会交朋友。他有不少很好的朋友,都是生死之交。这1万元,都是他向朋友借的。 “刑警803”,是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的代号,因其门牌号为803号(中山北一路803号)而得名 经过和王老师了解,证明这2名体育老师没有说假线名体育老师没有作案的动机,只是路人而已,是女老板慌张中看错了。 在保险柜傍边不到5米,就放着乘警的衣服,里面就有一个钱包,装着100多元现金,歹徒根本没有翻动过。 1987年11月13日,803接到负责在外滩摆渡的茂新号轮船的报案,说船上乘警的保险柜被撬开,枪械和子弹全部被盗。 他试图在死之前,抢一笔钱还清赌债,再和蒋佩玲结婚要一个孩子,还清朋友的债务和感情债。 张老师:当然看到了。我们2人跑了几分钟,我们突然发现前面远处有个男的,手里有枪。我们急忙躲到傍边电线杆后面,然后从岔路跑了。 于双戈养父:就是啊!他不去偷,不去抢又能怎么办!我儿子最守信用,宁可自己去犯罪,也不会赖账。上次所谓走私香烟,也是一个朋友托他带的。最后被发现了,他自己宁可去当售票员,也不说出朋友。走私罪是要劳教的!最终,他连工作都丢了。为了还钱,去偷枪去杀人抢银行,对他都是正常。 此时,刘强早已报警,上海刑警803(哈哈哈,这可是萨沙的偶像)迅速赶到现场。 女孩看他穿着便衣,以为他是路过的,就说:你是过路人,和你没有关系的,你不要问。 一般来说,徐根宝至少判刑六七年,蒋佩玲至少五年,可见他们都得到了从轻发落。 803刑警:你讲义气也要看对什么人?于双戈是个杀人犯。你对他讲义气,就是包庇他继续杀人。 抢银行的难度是比较大的,尤其歹徒很难搞清楚银行内部的情况。如果没有内应,歹徒很少敢于去抢银行。 此时女店主刚刚跑到自己店门前,迎面就看到两个健壮的小伙子,朝着小白脸逃走的方向跑去,速度很快。 徐根宝:我知道。但我们是好兄弟,我又不能看着他死。既然他后悔了要把枪丢掉,我也应该帮帮他。大概2天后,他来把枪和子弹都取走了。后来我听说有个小白脸持枪抢劫了储蓄所,还打死了一个女人,就知道坏事了。这肯定是于双戈做的。但他再也没找过我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 民警听了以后,顿时一惊,把枪拔出来对女孩说:你还嘴硬!跟我走。随后就把女孩揪进了派出所。 徐根宝:我又劝了他一会,他没说什么,就说跟我借几百元钱,这事和我没关系。枪他肯定会扔掉的,让我别担心。我当时以为他真的后悔了,会马上扔掉枪,就给了他几百元。他走之前又说,如果他带着枪回家,被养父母看到肯定会报警的。如果马上就扔掉,也很容易被人抓住。所以要把枪在我这里放两天,等风声小一点再去扔掉。我只好将枪和子弹都留在我家。另外,让我帮他把盗窃用的羊角榔头、水果刀和旋凿丢掉。我就丢到门口垃圾堆去了。 女店主大致描述了歹徒的长相:一个小伙子,长得挺帅的,脸非常白。另外还有2个人,后来跟着他一起跑的,个子都挺高大,身体很壮实。他们一共3个人。我猜小伙子是负责进去抢的,另外2个人负责在外面接应。 售票员一般是中老年人干的活,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干的。整天挤来挤去,累的半死,收一点车票钱。关键是社会地位低,人人都瞧不起你。 经过商讨,803决定守株待兔,等于双戈离开姑妈家以后,突然在房门口抓捕。 12月4日法庭公开审理于双戈盗窃、抢劫银行案,判处于双戈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 这种人,外逃到陌生地方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他根本混不下去。更别说,于双戈身上只有蒋佩玲借来的200元钱。 根据规矩,刘强和朱亚娣开始清点上午的存款数目。这么小的储蓄所还会有危险吗?刘强和朱亚娣对一旁的小白脸,没有什么提防。 原标题:【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七十六期】87年上海历史上第1次银行劫案:于双戈持枪杀人、女友拼死包庇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06讲) 门前站着的男人,根本不是大个子刘强,而就是那个小白脸,手中还赫然有2支手枪。 小白脸见状,也准备绕到前门去拿自行车。刚走了几步,他就发现自行车那边人声吵杂,似乎有很多人,不知道是不是来抓他的。 根据分析和女店主的回忆,歹徒持有2支枪,1支应该是54式手枪,比较长,另外1支比较短。LOL无极之道活动地址 五段,女店主分不清是64式还是77式。 由于紧张,小白脸已经顾不上掩饰口音,他用地道的上海话说:快把钱拿出来?不然打死你! 案发后第2天,也就是11月17日晚上,于双戈户籍所在新港路派出所门的民警,却发现了异常情况。 于是,803立即将储蓄所现场留下的弹壳弹头以及指纹,同茂新号轮船的对比。 经过现场搜查,发现于双戈一个上锁的抽屉中,赫然有1支54式手枪和248发子弹,就是失窃3支枪中的一支。 803刑警:我问你。你明明知道他盗抢,为什么事后不去报警?要是你报警,这个女人可能不会死。 张老师:当时我和另外王老师,去那条街上买香烟。结果刚走到储蓄所附近,突然听到砰一声响。我以前在运动队,经常和射击运动员打交道。他们射击馆就在我们宿舍傍边,我对枪声很熟悉。我知道这是枪声,不是放鞭炮。我和王老师一说,他说去看看怎么回事。我们就提心吊胆的,摸进储蓄所后面的巷子。谁知道,刚进去就又听到一声枪响,距离非常近,我说“别是朝着我们开枪吧?”我们一吓,撒腿就跑。这个巷子的路太乱,我们一跑就晕了,把方向搞错了。后来我们再知道,我们其实是追着抢银行歹徒跑的,距离就七八米。 民警发现,于双戈的养母和一个身材娇小的年轻女孩,站在新港路派出所门口很久。 12月9日开庭审理蒋佩玲、徐根宝包庇、藏匿赃物案。并作了电视转播。这是中国第一次转播庭审过程。当时可以说是万人空巷,收视率到95%以上。 这边,于双戈养母劝蒋佩玲:玲玲,你去自首吧,全国通缉了,他逃不了的。你去自首,还可以减刑。 谁知道,于双戈立即拉着蒋佩玲向外面逃去。他的养父急了,赶快去抓,只抓住了于双戈拎着的包。于双戈顾不上争夺,丢下包就跑。 蒋佩玲:就是今天下午,他刚和我说的。他是昨天下午逃到我这里来的,但什么都没说。我15岁死了父亲,20岁死了母亲,现在只有3个姐姐都出嫁了。平时,就我一个人住在家里。他惊慌失措的逃到我这里,说自己出事了。我问他出了什么事,他也没说。直到第二天,我听工厂的小姐妹说,虹口那边有个小白脸,持枪抢银行还杀人了。我急忙跑回来问他“是不是你干的”于双戈说“是我!我也是没办法了!”我吓哭了“抢银行要枪毙的!你为什么要杀人”于双戈垂头丧气的说“我根本没想杀她!谁知道那个女人不怕枪,一直大喊大叫。我怕被人抓住,只能开了枪。哎,现在后悔也迟了。我马上就要逃出上海,你跟不跟我一起走?你要想留下,我不怪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