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年深圳割脸皮杀美女恶魔马勇:4个月连杀14名求

手球资讯 2019-02-10 02:04:47
网址:http://www.beewind.net
网站:贵州快3

  这里人多,失业的也多,根据统计经常有五分之一的人找不到工作。这些人没有西方那种失业社会保障,完全自生自灭。一旦他们出现吃饭问题,犯罪也是必然的。在宝安分局一份统计中,2003年全分局抓获的6345名犯罪嫌疑人中,暂住人口占98.7%。外来人口给深圳的社会治安带来了巨大压力,布吉镇就是重灾区之一。

  段智群:对。马勇说要碎尸,不然不好扔。碎尸前,他将女孩的脸皮用剪刀全部剥下,还切成几十块,扔掉。他说警察有什么颅骨恢复技术,又把头骨用斧头敲碎。他还把毛发都烧光,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尸体我们都扔掉了,碎尸的菜刀、斧头都藏在出租屋的地板底下。

  再多申明一点: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,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,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

  杨明辉兄妹两人从小父母双亡,长兄如父,好不容易将妹妹照顾长大,养的如花似玉,现在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  黄某:就是拐卖妇女啊。你不知道,我们布吉有不少香港黑社会在混。他们经常在这里找小姐,然后偷渡到香港去卖淫。我看这家伙可能是骗这些小姑娘是招聘,去了就被黑社会控制住了,然后送到香港逼着卖淫。

  9月16日,湖南岳阳籍少女聂芳芳失踪。这个漂亮女孩,从家里去森鑫源职业介绍所找文员工作,一去不复返。

  张芸是张军强的爱女,掌上明珠。虽是农民家庭,张芸从小到大基本没有干过农活。家里经济不宽裕,爸妈对女儿却毫不吝啬,珍爱唯一的女儿。

  2003年深圳布吉镇,突然出现求职靓妹大量失踪的情况。这些20岁左右的女孩,去过一个职介所后不见踪影。社会传说她们被黑社会拐卖到香港,强制卖淫。这也引起香港媒体的高度重视,成为省港的热点话题。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这14名靓女都被残杀碎尸,甚至被剥下了脸皮。听萨沙说一说吧。

  对张军强的询问,职介所职员不予理睬,后来干脆说:什么张芸李芸,我们今天没有看到过这个人。

  马勇:我将她们骗到家里然后制服,把手机、证件、衣服都拿走,给她们换一身衣服,然后送给阿发和阿宾。

  森鑫源职业介绍所是布吉最大的介绍所,据说职介所负责人是镇长的亲戚,这还能出什么事情呢?

  案发生后,深圳市龙岗区劳动、工商部门对森鑫源职业介绍所予以查封。深圳市公安局对该所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,依法予以刑事拘留(注意是拘留)。

  根据马勇交代,段智群是四川省蓬溪县高升乡农民,只有小学文化。17岁时候,段智群被人拐卖到深圳,嫁给了一个47岁的农民。

  受害者谭小玲家属反映,谭出门前只带了10元钱和一把雨伞。而去职介所登记要交费10元,谭小玲等于身无分文。

  黄某:还有不正常的事情。我有几次看到,一些大城市过来的或者看起来社会经验比较丰富的女孩,去他那里应聘,他就不要。他专门招农民来的、岁数不大的、长得挺漂亮还比较瘦小的女孩。这就怪了!就算是骗子,反正只是骗考试费,也没有必要这样选人吧。后来职介所纷纷传说有女孩失踪了,我就开始怀疑他了,这家伙恐怕是拐子。

  大过年的,萨沙也不愿意写这些血腥的东西。但萨沙希望大家留一个心眼,学会保护自己。这些靓妹如果小心一点,就不会遭遇如此横祸。这个社会并不安全,至少没有新闻联播和人民日报里面那样安全。废话少说,说正文。

  民警找到老板,老板听说这个人涉嫌女孩失踪案,也很震惊:这个老马在在布吉混了几年了,以前天天来我们这里吃米粉。他是湖南衡东人,和我算半个老乡。他这人不爱说话但懂得多,据说还上过大学。他在我们这里吃了2年米粉,跟我比较熟,偶尔聊几句。

  张军强立即打电话询问,同女儿一起去的女孩。女孩们惊讶的反问:叔叔,不可能吧。我们9点40到了职介所,分别去找工作。没多久张芸就说有家公司说她条件合适,让她去面试,最多1小时就回来。我们等了1个多小时,她没回来。看看时间快12点了,猜测张芸是回家吃饭去了,我们就散了。

  既然他是为了连续杀人,为什么要始终在一家介绍所骗人?布吉镇上就有20多家大小职介所。

  此案中,有2名遇害者尸体始终没有找到,照常理来说有拖延的理由,却仅仅2个月就执行了。

  如果只是一两起失踪案,也许还是巧合。连续10人失踪,就绝非巧合可以解释。

  吴琼琼的母亲沈球珍,无论如何不相信这件事。她说,女儿性格特别刚烈,绝对不可能屈服,去做这种事。今年春节期间,女儿外出时碰到一个高大男子实施持刀抢劫,就拼命搏斗,身上多处受伤也不畏惧。

  丢弃的尸体高达12具,而抛尸地点布李路禽畜批发市场、李郎大道、布吉河,都不算什么偏僻的地方。

  她的堂妹蒋江云心急如焚,整夜失眠:表姐今年22岁,是湖南邵阳,刚刚从湖南大众传播技术学院毕业。毕业后,表姐蒋鲜梅来深圳找工作,暂时住在我家里。没想到,一天她去了森鑫源职业介绍所后,杳无音讯。我和几个老乡到处找她又报警,始终没有结果。消息传到老家,蒋鲜梅的母亲也是日日以泪洗面,人也瘦得不像样了。

  看到职介所如此规模,张军强悬着的心放下了一些:这么大的职介所,应该不会胡来吧。

  最重要的是,在段智群交代的抛尸地点,警方陆续找到了12具碎尸,但还有2具没有找到。

  一旦女孩向嫖客求救,一些嫖客可能会去报警。香港是法治社会,任你是小马哥还是浩南哥,都干不过警察。谁敢强迫卖淫,一旦警方调查肯定会完蛋。所以,香港这几十年很少有逼良为娼的事情。

  民警连夜审讯了24个小时,竟然毫无收获。无论你问什么,马勇就回答三个字“不知道”。

  民警:什么?不可能吧。按照规矩,在这里的招聘公司,你们要一家家严格审核,查验工商登记执照,招聘人员的身份证明及证件。怎么会没有详细信息?

  被害女孩都是20岁左右,年轻漂亮,身材又比较瘦小,符合劫色案件的特征。但判决中没有提到强奸,说明马勇并没有劫色。同时,马勇和段智群好歹是同居的情人,感情也不错。马勇当着段智群面强奸别的女孩,也不符合一般的逻辑。显然,这也不是劫色。

  杨明辉四处张贴广告:谁帮我找到妹妹,我愿意拿出这几年打工挣来的全部积蓄1万元酬谢。我们兄妹俩永远知恩图报。

  3楼则是数百平方米的大厅,里面有很多公司设置的展位。其实也就是一些桌椅和公司的简单宣传资料。

  妹妹杨敏17岁就离开老家,在深圳打工。最近杨敏从工厂离职,一直在找工作。27日当晚,妹妹杨敏告诉哥哥,森鑫源职业介绍所有一家“会得利”的电子工厂招聘了他,让她明天就去上工。兄妹两人不住在布吉镇,第二天一早,杨明辉将妹妹送上了公交车,还塞给妹妹400元钱零用。

  11月27日下午,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马勇、段智群重大杀人抢劫案作出一审宣判。被告人马勇、段智群被以抢劫罪依法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张军强焦急的说:你们不是要在登记表上盖章吗?咨询小姐还要回答求职者的问题,怎么会不知道是哪家公司找了我女儿?我有女儿的照片,让他们认认。

  先是深圳媒体告诉了香港同行,部分案件信息。瞬间,香港各大报纸都刊登了女孩被卖到香港做鸡的事情。一时间,香港舆论哗然,几乎所有人都怒斥黑社会无良无耻。

  他只说自己叫做马勇,是湖南衡东大浦镇人,大专学历,无业,其他一问三不知。

  经理:你女儿失踪了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。我们没有责任。说不定她去哪儿玩了,或者在大街上被人骗了。怎么能怪我们呢?你要是有证据说和我们有关系,我们可以考虑提供。

  那么,一旦布吉镇警方发现尸体以后,哪怕毁坏的更严重,肯定会首先排除本地失踪女孩,会对尸体进行DNA检测。

  从2002年7月到10月仅4个月内,深圳发生在出租屋里的刑事案件就达9060宗,吓人不吓人?但这9060宗只是全部刑事案件的百分之五十。也就是说,4个月内深圳全市发生了18000起刑事案件!!!

  2003年前后,布吉镇盗窃、抢劫、诈骗、飞车抢夺、砍手党、砍脚党、打闷棍等等非常之多。稍微聪明一些人,深夜都不上街,防止遭殃。

  无论专案组如何逼问,马勇始终不交代所谓“香港黑社会分子阿宾”以及“湖南中间人阿发”的任何信息。

  一些香港市民说:“这些女仔好可怜啊,无端端就遭此横祸,现在都还不知在哪里遭罪呢!”

  警方在职介所反复排查,马勇觉得风声不对,不敢再去职介所骗人。他让段智群先回老家避避风头,过1个月再回来。

  老板:这还真不知道,就知道以前是做生意的,后来做砸了。最近干什么?好像帮人招聘吧。

  求职者将登记表交给咨询小姐,告知自己有意向的公司。咨询小姐收取一定的费用以后,查询这些公司今天是不是来招聘,同时介绍一些公司的基本情况。

  女儿失踪后,沈球珍痛不欲生,一个月瘦了20斤。她回忆:“每天都是在泪水中度过的,我读书不多,但那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‘死去活来’、‘心如刀割’是什么含义。

  2003年5月26日早上9点,年仅19岁的漂亮女孩张芸(化名)离开了出租屋。张芸是湖北云梦人,初中毕业以后一直呆在老家打工。张芸的父亲张军强在深圳打工多年,觉得这里工资比较高,半年前打电话让女儿过来。

  以上那些手段,是完全不能阻碍DNA检测的,也就不能阻挡警方发现尸体是谁。

  这里的公司很多,每天都有50家以上赶来招聘。只需要交给职介所一些费用后,他们就可以利用职介所的展位,直接对求职者进行简单面试。但公司流动也很大,今天这家来了,明天那家走了,非常乱。

  经理:我们也就是盖个章而已,又没有纸面登记。咨询小姐一天要隔着窗户回答几百人的问题,哪里记得住人脸。

  碎尸已经面目全非,只能使用DNA技术,最终确定了她们的身份,就是职介所失踪的那12人。

  求职者拿着盖章的登记表,和公司的招聘人员交流。如果双方都觉得合适,就会达成初步的用工协议。不过,求职者仍然需要去公司工厂面试或者简单试工后,才能被正式录取。

  根据段智群的供述,警方果然在出租屋地下挖出了斧头和菜刀,刀把上都检验到人血。

  一时间,家属都悲痛万分。自己的女孩都是20岁左右的小姑娘,最大才22岁,最小的才18岁,都涉世未深。现在竟然被卖入淫窝,女孩们不知道受了多少屈辱。

  第一层,是很多招聘广告栏,来找工作的年轻男女在在这看广告,选择自己觉得合适的公司,同时填写求职登记表。

  在周边走访期间,有个湖南米粉店伙计提供一条重要线索:画像上这个人,我可能认识。这人经常带着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来我们这里吃面,应该是他老婆。这个男人沉默寡言,整天斜着眼睛看人。他好像和我们老板认识,我听老板经常喊他老马。

  第二天也就是10月12日,民警迅速赶到这里。经过走访周围的邻居,发现这对男女住在38号2楼201室。

  9月8日和16日,吴琼琼和聂芳芳失踪后,该案件引起了广东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。

  马勇:没有没有,我只是骗了他们。我是拐骗女孩的团伙。我和我老婆段智群2个人,去森鑫源职介所搞假招聘。开始是坐在别人的展台,后来自己搞了假的营业执照去招聘。我前后骗了14个女孩,都卖给一个香港黑社会的了。

  还有几个包包和手提袋,其中一个包包有小兔子装饰,和第一个失踪女孩张芸包包很像。

  这边,民警对他的家里进行了搜查。那个说是他老婆的20岁女孩,并不在家,没有找到这个人

  民警:跟你没关系?人家女孩的身份证在你家,手机在你家,穿得衣服在你家,你还敢说和你没关系?你到底说不说?

  更奇怪的是,在墙角的一个大包里,还找出了一些衣物,包括牛仔裤、T恤、鞋子之类,也都是年轻女孩穿的。这些衣服大小不一,均是旧衣服。

  黄某:看看,您还不信呢。我跟你说,这人绝对不正常。我看他至少打着3家公司旗号来招聘过。当时我还想呢?他难道是专门代理招聘的中介?看着也不像。这3家公司中,有2家的招聘经理同我认识,根本就不是这个人。我当时就认为他是骗子。

  警方也很狐疑,这样刚烈的2个女孩,靠殴打、恐吓能够让她们去卖淫吗?卖淫是要同嫖客接触的,如果女孩不是真心愿意,皮条客是有很大危险的。

  职介所保安回忆,确实见过这个人。一个老保安,私下告诉民警:这家伙确实不地道。我有些东西,可以告诉你们。但你们千万别说是我说的。

  就在专案组调查的同时,竟然又有2名女孩邓玲玲、林秋秋在森鑫源职业介绍所失踪,失踪总数增加到12人。

  黄某:这。。也没有人来问我啊。我们做生意的人,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这事就是我的怀疑,又没证据。我们也惹不起这些人。万一他真是黑社会的,来报复我,我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马勇既然是杀人劫财,至少要确定受害者至少有钱才会下手吧。马勇就算再丧心病狂,不可能为了一把雨伞杀人?

  那么,马勇是变态杀人狂吗?这就不得而知。相关资料都封存了,不知道马勇之前干过什么。根据起诉书我们可以知道,至少在这系列案件之前,马勇没有犯过杀人罪。

  段智群:我3月和马勇私奔,4月他就强迫我跟他去骗。他说一个男人不容易将女孩骗走,必须要有个女人参与。我们将女孩从职介所骗到我们家,说是先看看资料。进了家门以后,乘着女孩低头看资料的时候,马勇突然从背后袭击,勒住她们的脖子,将她们勒死。遇到女孩拼死挣扎的时候,我就帮忙抓住她们的手脚,有时候也帮着掐脖子。

  黄某:开始我也认为他就是骗子,后来觉得好像不太对!这家伙不管打着哪家公司的旗号,只要20岁左右的小女孩,说是做文员,薪水还挺高。民警同志,你想想,咱们这些工厂都是要流水线工人,要这么多文员干嘛?哪里有连续4个月,都来招文员的?这又不是写字楼。就算招文员,我们这种工厂都要结过婚生活孩子的大姐。一是省得将来生育什么的麻烦,二是大姐水平较高又能耐得下性子,谁去去找这么多小丫头。

  老板:又一次闲聊,他无意中说自己布吉公园傍边,对,叫做大坪路。我记得好像是三十几号。

  【萨沙讲史堂第五百三十四期】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65讲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老保安:一点不慌。他说他今天来迟了,没有来来得及布展,就借别人的位子坐坐。我也就没说什么。

  出租屋家徒四壁,只有简单家具,电器至于一台破电视和一个台灯。这一看就是穷人家。屋子里,民警却搜出了几部手机。这些手机全部是女式,上面还贴着少女喜欢的各种装饰。

  民警挺正直:我能不知道你们老板是谁吗?现在不是一般问题,人命关天。就是镇长自己开的,也要配合调查。

  最后,萨沙忍不住说一句:看过2014年电影《沼泽地》吗(西班牙导演阿尔伯特·罗德里格斯执导)?

  民警去敲门,那个姓马的男人开了门。这个人个子不高,看起来有50岁左右年纪,表情阴郁冷淡。突然见到警察,他顿时有点慌。

  更夸张的是,有的遇害女孩身上,根本就没有财物,马勇杀死14人只抢到10个手机。

  沈球珍告诉张军强和杨明辉:小女儿3年前就出来打工了,虽然每个月工资只有200多元,但都一分不留地主动交给了我;女儿还特别孝顺,每次和我一起上街,总不让我拿东西,就是水果等小东西也抢着自己拿;女儿的上进心也很强,虽然只是初中毕业,但在一年前就进修电脑,后来从流水线转到了做文员。

  不但杀了人,他们还将14名女孩剥下脸皮、碎尸,然后丢弃在布吉镇布李路禽畜批发市场、李郎大道附近的草丛、布吉河等几个地方。

  上午11点,吴琼琼发短信给男友小梁,说自己在职介所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。吴琼琼准备去那家公司面试一下,约小梁中午一起吃饭。小梁等到中午1点,始终没看到女友吴琼琼。电话打过去,吴琼琼的手机提示关机。小梁慌了,急忙去吴琼琼姨妈家找人。姨妈一家和小梁找到晚上6点,毫无结果,被迫电话通知清远老家的吴琼琼母亲沈球珍。

  根据记录,26日当天有56家公司来招聘,而张芸确实在职介所填过表,说明她来过这里。

  黄某:民警同志,这您比我看得多吧。现在职介所都很乱,基本上就没有管理。谁花点钱,也能来这里招聘。表面上要登记工商执照还要去查实,其实也就是看一眼。你在街上花点小钱,随便做个假得执照,也没人管你。一些骗子就专门吃这行饭,装作是来招聘的,让求职人给什么求职费、考试费、服装费之内的。钱骗到手了,骗子说求职者没被录取,赶走他们。这种人我们见得多了,我猜他就是干这行的。

  马勇:我交给那个香港人了,我就负责骗,然后交给一个叫做阿发的湖南人。阿发和香港人是一伙的,他负责接人,阿宾在幕后操纵。每骗到一个,阿发给我1000元,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。

  可怜的父亲折腾到晚上6点,仍然没有女儿的消息。期间,职介所认为他是在捣乱,还派保安来赶人。

  从一般作案角度考虑,马勇最低程度应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骗人,也不应该长期租住在某一个固定地方。

  老保安:不止,我看到过几次。我私下去问了咨询小姐,小姐说他曾经拿“会得利”电子厂的营业执照来登记过,每次来也交费的。我又和经理说了一下,他说“你管这么多干嘛?看好你的门就行”我就没管了。我们薪水没几个钱,经理都不管,我还管什么。再说,骗子最多骗几个钱,也不是多大事,我以后就没在意这人。

  段智群:马勇说现在没钱,将女孩杀掉抢劫。我是被他胁迫的。我从拐卖家庭逃出来以后,都靠马勇养活,我只能事事都听他的。我没办法,我愿意合作,求你们不要判我死刑。

  但马勇是10月被捕,11月一审判处死刑,12月上诉维持原判,随后几天就迅速执行,前后才2个月。

  从5月26日开始,仅仅4个月时间,龙岗公安分局有6个派出所先后接到失踪报案。前后共有10名女孩,在森鑫源职业介绍所求职后,神秘失踪。

  民警:你们怎么这么搞?这不按照规矩来吗?现在怎么查?哎。。。你怎么啦。。。

  老保安:我们这里很大很乱,每天都有50家以上公司来招聘,求职者也多,一天正常也要来近千人。我们一般级部主任,但我对这个男人有印象。有一次,我亲眼看到他等着一家公司的人员走了,就坐在人家留下的展台里,装作这家公司招聘。这种人也是有的,一般就是骗子。第一次我没管,第二次看到我就说了一句“你坐错位置了吧”。

  让专案组极其震惊的是,20岁的段智群,见到警察就吓得发抖。她根本没有抵抗,迅速交代了一切。

  没想到,第二天杨明辉就联系不上妹妹了。他急得坐卧不宁,当天中午就一路打听跑到“会得利”电子工厂。面对杨明辉的询问,厂里的老板一脸茫然。老板说,他从来没有在森鑫源职业介绍所搞过招聘。

  警方调查期间,某公司招聘经理黄某,主动介绍了一个情况:有一个湖南口音的招聘经理,似乎不太正常。

  香港老头回答:我知道你家条件不好,指望你这份工作吃饭。你不用说这种话了。我也是有女儿的人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。你去找吧,我祈祷天主保佑你女儿平安无事。

  这边民警实在听不下去,插嘴说: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。一个19岁大姑娘在大白天失踪了,失踪地点就是你们职介所,你们有配合警方调查的义务。

  专案组简单商讨一通,觉得马勇有高度嫌疑。现在可以确认,这14个女孩失踪都和马勇有关系。如果只是诈骗,马勇不可能这样顽抗。

  离开出租屋时,张芸穿着漂亮的粉色T恤、笔挺的牛仔裤、乳白色的凉鞋,背着一个可爱的小兔子装饰的包包。

  经理见混不过去,只能说了实话:哎。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这些公司的详细信息。

  9月8日,21岁的女孩吴琼琼在职介所失踪。吴琼琼是广东清远人,身高1米62,单薄却漂亮。

  另外,蒋鲜梅的堂妹蒋江云也坚决不相信。她说表姐,是个性格特别倔强的人。高中毕业表姐未考上大学,但家里不同意她复读。表姐就外出打了3个月工,每月仅仅300多元的工资,3个月后她居然带回去1000元,然后用这笔钱复读,并考上了湖南大众传播技术学院。

  要说深圳警方还是上道的。不顾天色已晚,派出所安排2个民警,去带着张军强去职介所调查。

  布吉镇是紧靠香港的工业区,有大量工厂和公司。30平方公里的布吉镇,常驻人口高达100多万人,是深圳治安最差的几个地区之一。

  深圳人有句名言:英雄难过梅林关(这里超级拥堵),好汉难过布吉关(治安差)。

  当时报道这么写:记者中午赶赴香港警务处,将3位失踪少女家属托付的救助资料转达给香港警方。香港警方表示将向全港各警署分发失踪少女的照片资料,全力帮助家属寻找失踪少女。公共关系科新闻部吴主任在稍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香港警方充分理解被拐少女和家属的急迫心情,香港警方也肯定会采取有效措施来寻找这些女孩。首先他们会联合入境处清查内地人的入境记录,对比这3名女孩的照片和资料,同时,还会把这些女孩的照片分发到香港各个警署,清查警署存档的案情档案,看这些女孩是否有在香港的犯罪记录。如果有可能,还会把这些女孩的照片刊登在警署网站上,让警员在肃黄行动中注意查找这些女孩。

  在搜索的最后,民警们在一个紧锁的抽屉中,发现了14张身份证。身份证上的名字,赫然就是失踪的那些女孩们。

  普通的杀人案件即便证据确凿,正常流程走下来,最快也要半年时间才会执行死刑。

  他们身上唯一值钱的就是手机。但2003年,手机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。这些女孩都是打工家庭,手机档次都很低,也不值几个钱。

  民警立即带着手机和衣物,让失踪女孩家属辨认。这些家属一眼就认出,就是女孩们失踪时的东西。

  一些香港市民很震惊:“不会吧,在大白天怎么会被拐走啊,又不是小孩子,而且还发生这么多起哦!”

  8月29日,张军强发现职业所门口有个小伙在痛哭。张军强顿时感到情况不对,上去一问,果然又有人失踪了。

  张军强的老板是一个香港老头。这个老头倒比较善良,自己也是女儿成群的人。他让张军强去找女儿,工作给他留着,工资照发。

  蛇口招商派出所的民警刘穗英接受采访时说:我每天有十六七个小时呆在派出所。派出所任意一个民警,每年平均加班时间超过800个小时。案件繁忙的时候,我和同事几乎都是连轴转,脚不沾地,但是辖区的治安还是不尽如人意。

  在广东省公安厅的严令下,深圳市公安局9月中旬成立专案组,开始全面调查(注意第一个女孩是5月份失踪的)。

  1年后,段智群认识了租住在附近的马勇。马勇文化程度高(80年代的大专生,挺不容易了),对她也不错。

  张芸正是爱美的年龄,很喜欢打扮。父亲自己干着繁重单调的工作,却给了女儿很多零用钱,让她随意装饰自己。

  一周后,就住在布吉镇的四川女孩谭小琴失踪。家距职业介绍所只有1公里,谭小琴身上只带了交咨询费的5元钱,另外还有1把雨伞。

  黄某:我干这行也久了,见得人多。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招聘的。他穿得比较差,一件普通夹克,头发也乱乱的。我们这行哪能这样。就算公司工厂再不景气,出来招聘的经理也正式着装,要穿西装打领带。不然求职者,谁敢去你公司?再看他带的那个女人,表情痴痴呆呆的,说话磕磕巴巴,一看就是没文化的农村妇女。招聘的女代表,至少是个文员,哪有派村妇来招聘的?

  经理:哎。我们这里生意好,每天都有五六十家公司来招聘,很多都是新公司。你让我们一家家登记,我们也搞不过来,也就简单写一写。很多公司的地址、电话,我们都没有登记。你也知道,我们职介所就是两面收钱,提供个场地而已。